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 第 99 章

书名: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 作者:池陌

  苏惟惟拉着贺东霖去找梁明中, 对于失忆的贺东霖来说,他根本对这个弟弟毫无印象, 哪怕面对面站着也不一定能认识, 苏惟惟指望不上他, 只能靠自己和小妹用眼睛去看,只是苏惟惟还是想的简单了,北京这么大的城市,想找个人那里是件容易的事, 他们开车找了两个多小时, 找遍了各大酒吧歌厅, 苏惟惟甚至还抱着最坏打算去天桥下挨个找,专门找那些躺在地上, 身上盖着报纸的流浪汉, 但她都没看到梁明中的身影。


  贺东霖见她真这样四处乱撞, 只得无奈地把她拉了回去。


  “我要是找不到,这次不是白来了?”


  贺东霖轻笑:“到底是我弟弟还是你弟弟?我看你这样子倒是比我还上心。”


  “好心当成驴肝肺, 想我为你老梁家做牛做马, 鞍前马后,你呢?翻脸不认人, 一转头就把我这糟糠之妻给抛弃了, ”苏惟惟翻了个白眼。


  贺东霖摸了摸她的头顶, 忍住笑意, “既然是我弟弟,就让我来操心, 你明天先带bb和小妹四处转转,我找人去打听。”


  苏惟惟这才反应过来,人家是大佬,她这次冒然跑过来也实在太莽撞了,且她只隐约记得书里提到过梁明中这段盲流经历,没记错的话,女主曾回忆起梁明中的成名,梁明中是在天桥下唱歌时被经纪人发掘,随后进入娱乐圈,一炮而红,按照这个思路来,如今的梁明中很可能在天桥下演唱,只可惜苏惟惟没有撞见。


  次日,苏惟惟带俩个孩子去动物园玩了一圈,其实孩子并不在乎玩的地方有多高档,他们很能从平凡的小事中发觉快乐,有时候你给他们一把铲子一堆沙子,他们就能玩一天。bb和小妹到底是孩子,看到动物都很高兴地张望,来到狮子的笼子里,bb望着那肥胖的狮子忽而感叹:“妈妈,他们好可怜。”


  苏惟惟顿了片刻,“怎么了?”


  “我就是忽然觉得他们可怜,前几天爸爸给我看了《狮子王》的电影,上面的狮子可以在草原上自由地奔跑,可这里的狮子就只能接受人类的喂养,被我们当成宠物一样观赏,它们真的开心吗?”


  小妹歪着头想了片刻,“不开心又能怎么样?它们也没办法反抗,再说了,要是把它们都放回自然,那我们不是没动物看了吗?”


  bb有些想不明白,没有人对他讲过类似的问题,可他就是觉得这样不对,如果我们真的爱惜小动物,就不应该剥夺它们的自由,大自然才是它们的家,把狮子关在笼子里就等于折断小鸟的翅膀,对人类来说虽然好,可对小鸟来说呢?它愿意待在这里吗?


  “妈妈,我们不要看动物了,我觉得它们不开心,我们回家吧。”


  苏惟惟其实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她一直想做个纯粹的动物保护者,只可惜她做不到,她可以不用皮草不看动物表演,却无法完全拒绝动物园和海洋馆,她总说要爱护动物,可她也食肉,她的爱是有条件分种类的,她对毛茸茸的动物总多了几分宠爱,对样貌丑陋的异宠却恨不得一掌拍死,猫和蝎子在人类心中不同的地位,不过是由审美观造成的,动物昆虫本身没有高低之分。


  但这一点她怎么向孩子解释?她可以教他们爱惜动物,可她自己做不到。


  苏惟惟沉吟:“既然不想看我们就回去吧。”


  bb有些难过地拉拉苏惟惟的衣服,“惟惟,等它们老了跑不动了怎么办?要是连动物园都不要它们,它们还能去哪呢?”


  这个问题苏惟惟没想过,“应该会有自己的去处吧?”


  “能去哪呢?老去的狮子没有办法捕猎了,狮子王里面是这样说的,动物园能一直养它们吗?那些狮子后来去哪了呢?”


  苏惟惟回答补上来,bb越想越难过,执意要离开,梁小妹见他要走,只挠了挠头发也没说什么。


  苏惟惟没想到bb竟然给她上了一课,之后她带着俩个孩子去了游乐场,bb的心情这才好一些,小妹见他兴致一直不高,安慰道:“bb,等我长大了要写一本保护动物的书,到时候让所有人都去保护动物,好吗?”


  bb很认真地点头,“我长大了也要保护动物,保护人类!”


  苏惟惟摸摸他们的头顶,孩子是大人的一面镜子,总让大人时刻检讨自己认识自己。


  次日,贺东霖真的把梁明中的地址给搞来了。


  苏惟惟略显惊讶,“你怎么做到的?”


  “我找人打听过几家娱乐公司,从投的资料中找到了他的居住地址。”


  “资料?明中的条件那么好,他投资料娱乐公司也没给他个机会?”


  “你以为娱乐公司是做慈善的?这次的资料他们怕是连看都没看,我也是费了点心思才找到人帮忙。”


  苏惟惟也没含糊,拿着地址就杀到了梁明中家里,她到时梁明中不在,但梁明中的合租人却出来道:“你等明中?他明天很晚才回来。”


  “没事,我不赶时间,等等就行。”


  对方盯着苏惟惟的穿着打扮看了很久,一脸狐疑,苏惟惟疑惑道:“我脸上有东西?”


  “你是梁明中什么人?”


  苏惟惟笑笑,“你看我像他什么人。”


  那人顿了片刻没敢下结论,苏惟惟是一辆黑色的轿车送过来的,那车他们在北京都没见过几辆,价格贵的惊人,恐怕他们赚一辈子也赚不到这样一辆车,再看苏惟惟的穿着,虽然身上穿的不是国际名牌,却也是极有设计感的款式,甚至比国际名牌还有大牌范儿,这时候哪怕是北京,化妆的人依旧是少数,可苏惟惟却画着精致丝毫挑不出错的妆容。


  苏惟惟就这样唇角微勾注视着他们,让那人顿时赧然,他明白他和苏惟惟地位经济实力差距很大,因为苏惟惟身上有种有钱人才有的从容感,那种感觉很难说得明白,总之,只有不必为未来为生活发愁的人才会有这样从容的气质,而他呢,他是个吃了这顿没有下顿的人,未来对他来说一片灰暗,他又能管的了什么?


  他沉默片刻,笑笑:“梁明中有你这么有钱的朋友还跟我一起住出租屋?不过话说回来,你知道他穷到房租都付不出来吗?这么大年纪了,天天做明星梦,美其名曰追求梦想,整天抱着一把吉他出门,晚上很晚才回来,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出息?还不如跟我一样刷盘子打工,去努力找工作呢,人要学会向现实低头,不是吗?”


  苏惟惟笑笑,不知该怎么说,虽然她无数次曾提醒自己要认清现实,却也有无数次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旁观者永远不懂那些有梦想的人是怎样的心情,人没有资格去毁灭别人的梦想。


  “对了,你到底是梁明中什么人?既然你这么有钱,方便的话就帮我们把下个月房租给付了呗,反正对你来说那点钱根本不值一提!”


  苏惟惟蹙眉,“你付不出房租?”


  室友面色不自然,“不是付不出,是开销太大,你以为救我这么穷?梁明中比我还穷呢,你不是他朋友嘛?是女朋友?不如就帮我们付一下呗,省得他下个月连房租钱都掏不出来。”
苏惟惟叹息一声,忽而戏精上身,她抬眸看向走廊里昏暗的光线,连连摇头:“没想到少爷都这么穷了,还不肯接受家里的帮助。”


  梁明中室友一愣,“少爷?”这是哪来的称呼?以为拍港台剧呢?


  “怎么?难道明中没告诉你他的家世?”苏惟惟似乎很惊讶。


  室友被忽悠的回不过神来?家世?这年头农村人也有家世了?梁明中最多家里有几亩地,瓦屋几间,除此外还能有什么家世?


  “没想到少爷这么低调,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少爷的管家,我们家少爷自小锦衣玉食,从没受过罪,谁知他一门心思想进娱乐圈,你说他要进就进呗,偏偏要凭自己的实力进,哎,少爷真傻,以为这年头靠实力就能出人头地?其实想红很简单,叫老爷投资几百万给他拍部电影电视剧,保准他一定能红,可他倒好,背着老爷从家里跑出来,到这种地方凭实力,受这样的罪,啧啧!”苏惟惟一脸心痛。


  室友愣了许久才意识到她说了什么,梁明中那穷货竟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他家里还有管家?怎么他觉得那么难以相信呢。


  “你没开玩笑吧?”


  “我也希望我是在开玩笑的,我这次来,老爷让我把家里的车开来给少爷,就怕少爷不同意,要是老爷知道少爷连房租都交不出来,肯定要心疼死了,你说少爷到底要执拗到什么时候?难道就不能把车先收了,让家里的佣人来俯视他妈?对了,你们这幢楼住着实在不行,人多嘈杂,干脆把这幢楼买下来让少爷一个人住。”


  苏惟惟一本正经说着,中途连拐弯都不带的,或许是因为她的气质实在太出众,又或许是因为她自始至终脸不红心不跳,以至于室友盯着她看了许久,才不得不信,原来那个穷货梁明中背地里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有钱人家的少爷!我天哪,要是真能有这样一个朋友,以后出去吹牛逼都比别人硬气啊。


  室友把烟一扔,怒了:“这梁明中竟然瞒了我这么久!还有啊!家里有奔驰他不开,天天骑我自行车出去,还骗我说下个月交不起房租就要睡桥洞了!”


  苏惟惟直叹气,“可不是,他这人就是这样,固执!别人说话他从来不听!老爷也被他气得半死!”


  “是固执!太可恨了!那么一个有钱人竟然隐藏到咱们无产阶级里,和我们一起吃这种非人吃的苦!你说他还是人吗?”


  苏惟惟拍拍他的肩膀,她觑了眼室友真心实感的表情,问:“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你能不能给姐出个主意?”


  苏惟惟这忽然就以姐自称,把室友吓了一跳。


  但人家有钱人看得起他,他千万不能掉链子,想到这,小室友认真出主意:“管家是吧?您贵姓?”


  “苏。”


  “苏管家,要我说你这事就得下猛药,以前为什么梁明中不愿意回去?不就是因为身边没人劝他吗?我跟他天天住一起,以后我帮你劝他!”小室友拍拍胸脯。


  苏惟惟心里直笑,面上却显得极为淡定,“现在少爷就想做歌手做明星,我寻思着他是不会乐意我们拿钱来捧他的,可他这个人很爱面子你应该知道吧?”


  “对对对!明明穷的吃不上饭却什么也不说。”


  “所以啊,我知道你跟明中处的好,”先给对方戴个高帽子,“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下,劝明中拿着吉他去天桥下卖唱。”


  对方刚想说包在他这个好朋友身上,听到苏惟惟的神转折后,室友以为自己听错了,“卖唱?那怎么可以!这不符合明中少爷的身份啊!”


  “这你就不懂了,”苏惟惟一副洞悉天命的表情,“我家老爷打听过了,说现在很多演艺公司的经纪人都喜欢去街头和酒吧挖掘人才,而明中虽然唱功好嗓子也好,可他缺乏舞台经验,只有抛弃一切去街头卖唱,接受大家的检验,这才有机会走红。”
小室友一愣一愣的。


  夜已经深了,梁明中从外面走进来,他看向屋里微弱的灯光,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疲累,忽而,一阵肉香飘来,梁明中寻着香味进去,就见桌子上正摆放着一盆红烧肉,还有一盘白菜肉饺子,梁明中咽了口水,他今天一天什么饭都没吃,去乐队唱歌还被嫌弃中气不足,其实他不是中气不足,是饿得没力气。他努力咽了咽口水,在室友进来时,努力把头移向一边。


  “明中?”室友再次看到这大少爷,当即感慨,以前还不觉得,现在一瞧,梁明中气质出众,果然和他们这种凡人有本质区别,“这是我做的红烧肉和饺子,你快来吃点!”


  梁明中一愣,不敢相信地看他,室友也不容易,俩人生活中钱一向分得清,从没请彼此吃过东西,如今室友竟然请他吃这么好吃的红烧肉和饺子?


  “我已经吃过了,剩下的都是给你的,咱们这没冰箱,不吃明天就坏了,你快吃。”


  梁明中眨眨眼,愣愣地坐在床边,他夹了口红烧肉,囫囵吞下,又夹起一个饺子,他已经很久没吃饺子了,上次吃饺子还是在家时,嫂子和大姐给他做的,梁明中嚼了口饺子,忽而不敢相信地愣住了,这饺子的味道……


  他看向饺子里的馅料,嫂子包白菜肉饺子喜欢用猪油渣,还用一种很特别的蔬菜,吃起来味道很特别,却又很好吃。他又嚼了嚼,确定那味道确实是自己熟悉的,室友反常的行为瞬间有了解释,难怪那么抠门的室友竟然会做红烧肉和饺子给他吃,难怪以前室友对他没有好脸色,现在却忽然转变态度。


  原来……


  梁明中眼里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他忍不住摇头,嫂子还是那样,做什么事都不希望别人念她的好,总是在背后默默支持,她之所以会借由室友的名义对自己好,怕是照顾他男人的自尊心吧?她知道自己混得不好,在北京就要生存不下去,甚至连吃饭都困难,所以她才有这样,对他好却不让他发觉。


  这段时间在北京遭受的苦让梁明中差点丧失信心,可如今,嫂子的一顿饺子一顿红烧肉,却又让他瞬间有了信心,这点挫折算什么呢,虽然他这么久都没做出一点样子来,没有能为家里分担,可嫂子依旧相信他,依旧在背后默默支持他。


  “明中,我听说很多歌手会去天桥下唱歌,你可别小瞧在街上唱歌,有些人就是通过街上卖唱才积攒了演唱经验,你想做歌手的话,要是没有准备可不行啊,要我说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给你壮壮胆,咱们就在面前放一个筐子,谁愿意打赏就打赏,你可别不好意思,人总要卖出这一步的。”室友劝说。


  如果是以前,梁明中一定会一口回绝,去街上卖唱?那跟乞讨的流浪汉有什么区别?他的梦想是做歌手,他喜欢唱歌,而不是把唱歌当成赚钱的工具,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放不下那可笑的自尊,可现在,吃着嫂子做的红烧肉和饺子,他眼眶渐渐湿润,嫂子为了让他迈出这一步费了不少心思吧?他要是还让嫂子担心,那他梁明中还算男人吗?


  “好!”


  次日,苏惟惟得到情报,便带着bb和小妹偷偷躲在天桥不远处的柱子后面,偷偷摸摸跟做贼一样。


  小妹由衷好奇,“嫂子,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苏惟惟气道:“小声点,别让你哥听到了!”


  小妹不以为然,嫂子也太傻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她穿得又这么出众,行为还如此诡异,来来往往的人都盯着她看好吗?她还以为自己躲得过隐秘?早就暴露了!


  “我哥唱歌要是唱得好我就把我攒下来的3毛钱打赏给她!”


  不远处的梁明中抱起吉他,拨动了几下,随即低低吟唱。


  他唱的是一首台湾歌手的歌,这首歌在苏惟惟的世界里也有,是她钟爱的老歌之一,老歌十分耐听,加上梁明中的声音既赶紧又有种说不出的故事感,属于既能唱民谣又能唱摇滚的类型,这歌从他嘴里唱出来,多了几分特有的味道。


  果然,来来往往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很多骑车的人都特地为了他停下角度,驻足聆听,苏惟惟听得入迷,有几段唱的她十分感慨。这些老歌写于这个年代,经由这个年代的人唱出来,配合这周围的人物街景,总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苏惟惟听得眼眶湿润,停好车赶来的贺东霖见状,忍不住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