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她从末世来[50年代] 准备交粮

书名:她从末世来[50年代] 作者:喵崽要吃草

  江燕子在娘家留了十来天, 这期间给青梅送了三次烙饼,送了两次小鸡炖蘑菇。
小鸡是她娘养的。


  还送了四次红烧兔肉跟鸡汤, 兔肉跟鸡肉都是青梅回礼给她的,江燕子接了,转头等她娘做好了又给端过来一大海碗。
两家人这样的来往,看得屯里不知多少人羡慕得流口水。
也不是没有屯里的小媳妇大闺女试图跟青梅交好,可以前是除了江燕子, 也没人能受得了青梅的沉默寡言以及棺材脸加成。


  等知道跟青梅交好有好处了,可青梅却已经忙得三天两头见不着人, 比如说现在青梅就是只能在屯里留一两天, 其他时候都是在往山上跑。
所以折腾下来, 屯里很多大闺女小媳妇就这么跟青梅平平淡淡算了, 有些酸的大闺女,则不知不觉同赵银花走到了一起。


  没办法, 这年头屯子里多没趣啊, 大闺女们又没嫁人, 屯里妇女们的话题消遣她们都是不会去凑的。
掰来算去,也就只能靠着一起背地里说说青梅的酸话维持生活的样子。


  对此青梅一无所知, 哪怕知道了也不会在脑海里停留太久, 因为她太忙了。


  青梅增加了上山的次数, 跟支书说的理由就是山上有情况, 有一处因为上次的雷雨出现了垮塌, 露出了古墓的石墙。
365bet官网888要把垮掉的山体给补回去,这可是大工程, 上面又没有硬性要求,江红军也不能二话不说就拿屯子里的粮食资源去组织人上山补这个缺口。所以江红军只是摆摆手让青梅自己做决定,他则回头把这个事往上打个报告就算完事了。


  对此,赵三明有点酸,可也知道青梅去山上也不是会野汉子,而是正儿八经的工作,是对自己工作的负责任。
于是他只能鼓足了劲儿每天琢磨能做啥好吃的,回头等青梅回来了,就马不停蹄给青梅做,希望能用美食让青梅在家里多留几天。


  江燕子离开后,青梅的生活就一如往常,整个重心也偏到了旗杆跟裙子身上。


  进入七月末,哪怕是山上,也开始热起来,只有早上跟晚上能得些凉爽。两天后,旗杆跟裙子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从它们妈妈身上传来了肉腐烂的气味。


  懵懵懂懂间,旗杆跟裙子隐约明白了什么,半夜青梅过去的时候,两只小老虎没有挨着暴风雨睡了,而是相互挤着睡在距离暴风雨几步远的距离,睡梦中都很不安,时不时蹬蹬腿,好像是在梦里拼命逃跑。


  青梅照常扔下去一只扭断脖子的小鹿,噗通一声,把旗杆跟裙子惊醒。
已经渐渐习惯了半夜起来进食的旗杆裙子这次却没有迫不及待地蹦Q着去吃肉,反而是对着空气中青梅气息最浓郁的方向嗷嗷哀叫。


  大概它们已经把会给它们送食物,会给它们庇护的青梅当成了母亲以外的另一个依靠。


  现在妈妈出事了,饶是倔强的旗杆也急切地盼望着能从青梅这里寻求些安慰。
然而这并不是青梅想要看见的,所以她没有出现,只是蹲在树上默不吭声。


  半夜的山风有些大,刮得茂密的树叶嗖嗖簌簌乱响。


  旗杆倔强地嗅着空气,一个劲往青梅蹲着的大树这边跑。
裙子娇气一些,被草绊倒了好几回后,终于不肯爬起来了,而是对着周围昂昂叫,发出的声音有点像小猪,又有点像小狗。


  青梅蹲在树上不为所动,旗杆跑了一段距离,发现妹妹没跟上来,梗着脖子朝青梅所在的那棵树上看了片刻,这才不甘心地扭头跑回去把妹妹拱起来。
两只再跑过来的时候,青梅已经换了个方向,还把随身带着的臭草捏碎,握在手上朝空中挥了挥。空气里有了更浓烈的臭草味,旗杆找不到青梅了。


  半个晚上,青梅都在变幻方向,偶尔泄漏出自己些许气息,等到旗杆跟裙子要找到她所在的树下时,又用臭草掩盖自己的气味。
全程下来,任由两只小兽如何哀恸低嚎,郎心似铁的青梅都没有心软,反而去驱赶了一只老狼来,让狼叫声吓得旗杆跟裙子哆哆嗦嗦第一次挤进了之前青梅为它们择定的低矮洞穴里。


  这半个战战兢兢的晚上,显然效果很好,第二天,旗杆跟裙子虽然还是很弱小,却学会了强装凶悍地龇牙,并咬死了并没有被扭断脖子的瘸腿兔子。
接下来,青梅接连几天都没有出现,当旗杆跟裙子饿狠了的时候,它们的领地附近都会凑巧出现一只手上的小鹿或小野猪。


  等到两只小老虎多了丝血性后,青梅才终于出现。大概是幼崽忘性都大,刚开始旗杆跟裙子对忽然出现的青梅很是防备,龇牙俯身,露出了准备攻击的姿态。
青梅倒没有养了白眼虎的心情,反而对此十分满意,并没有多吭声,只是把两只小老虎逼到了一群野猪的领地。


  当然,鉴于这是旗杆跟裙子的第一次狩猎,青梅提前把野猪群里有獠牙的大野猪撵走了,没杀。
一来杀了她也吃不完,二来杀了怪可惜的,完全可以等到旗杆跟裙子长大一点后再赶回来给两小只做训练。


  七月悄然过去,等到秋天的时候,旗杆跟裙子已经能够独立捕杀兔子野鸡小鹿等没有太大危险性的猎物。
再一次揍翻雄虎取得一壶尿液,青梅去做了定期圈地盘任务,又巡逻了一番她的领地,确保领地内暂时没有凶猛野兽,这才极速下山。


  这两天就是秋收了,干活挣工分的事她可以不去,但等到上镇里交公粮的时候,身为民兵队队长的青梅再不到场,就说不过去了。


  因为青梅经常上山,民兵队里很多日常事务还是由江红军分管着,对此,青梅也记江红军一份情。
毕竟要是换个支书,保不准就趁机撸了她这个队长,另外再选个合心意的。


  旗杆跟裙子经过两个月的生存训练,自己谋生的本事增长了许多,身型也随着运动量与食量正比增加而长得很快。


  以前青梅遇到它们的时候,还是如同三、四十斤左右的大狗,现在却能比得上七、八十斤的猪仔了。
不过对于这片原始森林来说,旗杆跟裙子还是弱小不堪的生命,对于老虎而言,八个月大,差不多就是人类六岁左右,还属于儿童阶段。


  别看青梅平时训练它们的时候一点不手软,可心里却有一杆秤,不会因为太过着急而伤到旗杆和裙子。
一路下了山,刚出了深山林区,就听见不远处有屯里汉子们喊着号子砍树的声音。


  青梅脚下一转,就往那个方向走,行了二十来分钟,就碰见了周堂叔他们。
周堂叔他们也看见了青梅,站在旁边休息的周大柱笑呵呵地跑上来,跟青梅打招呼:“梅姐下山了?刚才我们还在说你啥时候下来呢。”


  青梅“嗯”了一声,一边往砍树的那边走一边说:“砍了多少了?这段时间我不用上山了。”
秋收结束后,交公粮,紧接着就是要秋猎,任何一件事都少不了青梅。


  周大柱一听,很高兴,因为今年他也能跟着进山打猎了。
去年听堂叔他们说起青梅打熊瞎子的事迹,可把周大柱等一群年轻小伙子给羡慕坏了,今年年纪到了能跟着上山的小伙子们都殷切期待着能跟青梅一起。


  青梅身为民兵队队长,每次场秋猎都会跟着去。


  青梅走近后,大家都跟她打招呼,青梅也没说什么废话,上前就接手了一个人手里的斧头,二话不说就开始干活。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青梅干了活今天也不会记工分。可青梅不在意,别人都说她在山上多累,可青梅自己心虚啊。


  想想这些柴火回头都要分她一份,不帮忙干点活青梅总觉得心里不自在。青梅力气大,砍得也就快了,等回去的时候青梅照旧扛了树,跟大家一起回屯里。


  接下来两天,青梅跟着上工,第三天,江红军让青梅准备准备,明天中午的时候就带十几个人,同他一起去公社交粮。
之所以要选择在中午,也是因为这个时候河面上更好走,河水温度最高,人太多了,又有许多东西,木筏很容易翻。


  中午出发,无论是人掉下去了还是粮食掉下去了,都更方便应对。
知道青梅要去镇上,赵三明也搓着手表示想去。
“这不是到处都收粮了嘛,咱们要买粮食,这会儿肯定好买!”
赵三明可知道青梅对于储存粮食这事儿有多执着,一提这个,保准管用。


  果然,原本想要拒绝的青梅收回了到嘴边的话,闭嘴点头,并且拿出了才从江红军那里领到的五十六块八毛二。
留了八毛二,其余五十六全给了赵三明,青梅叮嘱他:“大部分买粗粮,小部分买点细粮。”


  随着秋收的到来,空了一年的地窖再次迎来长胖的日子。菜园子里的红薯土豆已经全部收获了,带着点泥土通通下了地窖。
如今菜园里只有大白菜还矗立着,算是院子里难得的装点。


  另外,随着气温开始下降,青梅也从山里弄了些野味回来,吃不完的就都被赵三明处理成糟肉腊肉肉干肉松等物储存了起来。
可吃的东西,青梅从来不会嫌多,能买到粮食,自然是赶紧买。


  要是这个世界华夏接下来的历史轨迹没有发生大变化的话,1959年,也就是今年,大概是三年来最后一个尚且能自给的收获年了。
三年的时间,想一想连续性大干旱造成几乎颗粒无收,青梅晚上不去地窖转一转,都要睡不着觉。
赵三明高高兴兴地接了钱,想了想,试探着问青梅:“梅子,你看咱们要买粮,肯定得多赚钱才行,眼看着地里要休息了,要不然我去跟海哥跑一趟?”
当初赵三明被青梅吓得不轻,胆儿也小,自此以后都不敢去了。
可现在赵三明又动了这个心思。一来,经过一年的劳动与成长,赵三明胆子长了点儿分量。再加上这都快一年了,也没见海哥那边出啥事儿。
每次出去看见海哥身边的兄弟里谁谁谁跟着赚大钱了,赵三明肯定还是有些遗憾跟羡慕的。


  二来,男人嘛,有了想要讨好的女人,总会觉得裤兜里缺了点钱,赵三明想去弄点钱,给青梅买些东西。


  青梅却摇头,并不愿意他去冒险。


  四年前,割&资&本&主&义&尾&巴闹得轰轰烈烈。
而三年前,领导阶层有人重提资本&主&义&工&商业的问题,就连自由市场都因此取缔了。


  此后的二十多年里,投&机&倒&把&罪都是很严重的罪名。
接下来还要经历十年动荡,青梅坚决不允许赵三明在这方面留下隐患。


  赵三明只当青梅是关心他,虽然有点失望,可心里也未尝没有喜滋滋。
眼看着两人感情“越来越融洽”,赵三明当然是青梅说啥就是啥,一叠声的表示既然青梅不答应,那他绝对不会去参与。


  “上次海哥还说可以让我拿钱入个份子,回头直接分钱。”
赵三明一高兴,就说漏了嘴。


  青梅一听,竟然还有这事儿?一问之下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赵三明每个月都要去找海哥那边的人买粮食,接连几个月下来,自然是被人给盯上了。
其中一个叫陈三的人就提议,既然海哥跟赵三明是好兄弟,那不如赵三明给出一部分本钱,赚了钱以后就大家一起分。


  海哥一听,也挺乐意的,结果赵三明想了想,只说自己要回家问问媳妇才能做决定。
可回来后赵三明睡了一觉,酒醒了,就知道青梅肯定不会答应,所以赵三明就权当没这回事,一直也没给海哥那边递消息,就当是默认拒绝了。


  虽然赵三明说得轻巧,可青梅总觉得陈三的这个提议有些古怪。
“陈三是你以前走得近的朋友吗?”青梅问。


  赵三明没多说,摇头道:“不是,是我走了以后才跟着海哥干的,不过他为人很仗义,谁家有困难,伸手跟他接个五块十块的他都不介意。”
这就是仗义疏财了,赵三明觉得陈三很够意思,是值得深交的铁哥们儿。


  可惜他现在要顾家,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外面潇洒了,赵三明略有点遗憾地想,想完了也就没啥感触了。
比起像以前那样潇洒,他现在更希望能像以前那样可以钻媳妇儿被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