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君游四海求其凰 129、纵容(二更)

书名:君游四海求其凰 作者:侧耳听风

  这个柳襄长得和小蛮姑娘很像,也难怪之前红锦庭的那些姑娘们酸她,因为看起来太像小蛮姑娘,借着长相相似,继而模仿人家了。


  她身上的味儿很重,但是,没有在她身上搜出来什么痋蛊之物。


  待姚婴检查了一番,也差不多知道这柳襄怎么回事儿了。


  “她大概是不听话,被下了蛊,而且不止一种。她应当不是巫人,却是被控制了。”只不过,下在她身上的蛊也只是让她听话而已,不听话就会十分痛苦,生不如死。


  “不是巫人?”一直在看守她的若乔有些诧异,再说这个柳襄这么多天也没有说过自己不是巫人啊,反而说一些有的没的。


  “不是巫人,就是味儿重了些。”姚婴微微摇头,重新走回那被捆绑在椅子上的柳襄姑娘面前。


  她和小蛮姑娘很像,身形纤细,柔柔弱弱的。只是,外表柔弱,不代表真的柔弱。这几天若乔和她周旋,她是满口胡说八道,没一句真话。


  “你无需这般瞪视我,我和她不一样,你胡说八道,她最多揍你一顿。我就不一样了,我能让你不想说真话最后也一样会如实交待。就是,你可能会有点痛苦,可能之后会流口水尿失禁什么的。”双臂环胸,姚婴看着这柳襄。


  她肯定知道些什么,不似小蛮姑娘。那小蛮姑娘只是传递信息,多余的事情一概不知。


  那柳襄姑娘看着她,有那么片刻的恐慌,“我该说的都说了,我一个小女子,又知道什么。”声线柔弱,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你不知道也无所谓。”姚婴摇了摇头,这个柳襄会演戏,怕是不会如小蛮姑娘那样有骨气。


  若乔站在一边,自是一脸不悦,这个柳襄,死到临头还一副矫揉造作的样子。不是巫人,却好似还及不上巫人有风骨。


  动作慢悠悠的从荷包里抽出一根极细的黑色的针来,不知是什么材质,捏在她手中,虽是极细,但也黑白分明。


  转身面对着那柳襄姑娘,她一手拿着针,另一手缓缓地落在了她的头上。


  “你要做什么?”柳襄此时真的慌张了起来,扭动身体,要摆脱姚婴。


  若乔立即走到她身后控制住她的脖子,姚婴也在同时找准了为准,一手扶着,另一手持针就扎了下去。


  那根黑色的针瞬时没入她的头皮里,恍若冰一样,进入了她的头皮里就瞬时融化,消失无踪。


  而柳襄也在同时安静了下来,不再扭动。


  若乔歪头看了看那坐在椅子上的人,这柳襄姑娘眼神呆滞,已不是刚刚那满口胡言又狡黠的样子。


  姚婴后退了一步,看着柳襄,她抬手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说说吧,你和小蛮姑娘是什么关系?”


  柳襄的眼睛固定在她的手上,片刻后,她开口,没有感情的开始述说。


  她和小蛮姑娘的关系并不是上下级,柳襄负责的是红锦庭的那些烟膏,勾搭上司内丞,继而利用司内丞在他那里安插了上面派下来的人手。


  将那吸食入身体的烟膏里添加了痋雾,吸食之后必然成瘾,继而身体会迅速的被蚕食。


  这个事情已进行的差不多有一年,而柳襄接任务也是随机的,因为上头的任务是不定时的。


  下任务的是谁她也不知道,每次来的都不一样。她与小蛮姑娘没有任何联系,唯一的联系就是前几日,有一个人忽然来到,下达给了柳襄一个任务,要她去通知小蛮姑娘,给她听雨苑下牌子的人来自长碧楼,必须想法子赶紧撤离皇都,否则下场难料。


  这是她唯一一次和小蛮姑娘联系,之后自己也开始慌乱起来,但没有上头的命令,她也不敢有动作。


  询问她那个给她送消息的人模样,她却说不清楚,只知道是个瘦高的男人,根本就没看见脸。


  这下子,小蛮姑娘那自乱阵脚的举动就有原因了,齐雍在派人下牌子给听雨苑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这些巫人的行动还真是隐秘,下达任务,也从不露脸,极为谨慎。


  而这柳襄知之甚少,只是奉命行事。她只知道小蛮姑娘和莫先生是自己的同道中人,但,没有过多少接触。


  她把自己所知道的尽数告知,之后便是没头没尾的絮叨,说自己出身如何如何。虽不是巫人,但也的确是出身贫苦,若乔在那儿听她发癔症了似得嘟囔,姚婴则离开了。


  从后院的仓库出来,这才发觉齐雍和东哥已经回来了,只不过,齐雍好似去休息了。


  唯有东哥坐在楼下喝茶,隐有焦虑。


  将从柳襄姑娘那儿得到的信息尽数告知东哥,他听闻后便皱紧了眉头,“如此说来,是我们身边之人泄露了信息,有叛徒?”


  “或许吧,清楚公子的动向,那几天咱们身边一共那么些人而已。”若是有叛徒,仔细一查就能得知。


  东哥叹了口气,“满月楼的东家已经不见了,那些做事的人应当没什么问题。红锦庭却是一塌糊涂,都是女人,哭天喊地,闹腾的很。”


  “公子是不是被吵得脑袋都大了。”能够让齐雍倒头大睡且不起,看来是真支撑不住了。


  “公子太累了,连续两天也没怎么吃喝。估计一会儿太子府就能送饭菜过来,是专门给公子补身的。这样吧,阿婴你给送到公子房里去,叫醒他,看着他吃了。”东哥也不知怎么想的,忽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


  姚婴不明所以,但想也没想的摇头拒绝,“这怕是不好,公子睡觉呢,我去叫他算什么?东哥你找别人吧。”


  “他人,怕是也没这个胆子。”东哥看着她,主要是叫醒了齐雍之后的后果。别说派其他人,就是他也很发憷。


  若说有谁吵醒了齐雍不会受到严厉的斥责,且不怕他发火的,东哥想了想,眼下只有姚婴一个人了。


  不管是不是姚婴对公子有情意,但公子对她也的确是不同的。大概是清楚她的情意,又不想太过伤害她,对她就总是会宽容一些。


  忍不住发出假笑来,“你们没胆子,我也一样没胆子。这个艰巨的任务,你们就石头剪刀布决定吧,不要带我。”站起身,她转身快步离开,这种事不参与。


  姚婴去了后屋歇息,这种时候也没她什么事儿,虽说没有被送回长碧楼,但眼下也和米虫差不了多少。


  待她休息够了,从后屋出来,灯火通明的一楼桌子上,摆了六七个精致的食盒。


  一看见那些食盒,姚婴就弯起了眉眼,果然啊,没人敢送上去。


  “不知满月楼和红锦庭那边的审问调查进行的如何了?”捧着自己因为睡得不是很舒服继而有些浮肿的脸,姚婴边走过来边问道。


  东哥已经去休息了,换成了另外一个年岁较大的护卫在这楼下值班,当然了,还有其他护卫,大约七八个人。


365bet官网888  “刚刚送来了消息,满月楼的小厮回忆起,大约半年前,有一个很奇怪的女人和他的东家关在房间里很久。那个女人裹着血红色的披风,连脸都看不清。倒是那个小厮瞥见了一丝,说她半张脸上都是被雷劈过的痕迹,像一只鬼爪抓在她脸上似得。”和姚婴交谈,这护卫语气较为沉重。


  这种形容姚婴第一次听到,被雷劈过?她倒是也见过,那种被雷劈过但是却有幸活下来的人。全身上下的血管都好像浮出了皮肤,恍若魔鬼的印痕。


  不过,被雷劈过还能活着的人,应当不多。就算活下来,怕是也可能残废了。


  “唉,这种人,也不知该去哪儿找。”护卫有些无奈,天下之大,找人又岂会那么容易。


  转眼看向那些原封不动的食盒,“看样子,公子还没起身呢。”


  “公子太累了,几天来不吃不喝也不睡。眼下也没人敢去打扰,但这饭菜,放的太久可能就凉了。”护卫轻声道。对于齐雍的关心,他和东哥差不多。


  姚婴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阿婴姑娘,你把饭菜送上去吧。”护卫话锋一转,忽然道。


  “为什么?”他什么时候也跟东哥一样了。


  护卫笑了一下,尽管年岁较大,平时看起来也十分沉稳,但这笑、、、还真是三八。


  “阿婴姑娘在公子面前自然是不一样的,公子即便生气,也不会发火。再说,公子不吃不喝也的确伤身体。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公子身体若是垮了,一切都得停下来。”护卫说着,从最初三八的表情转换成大义在前担忧至极的慷慨担心。


  姚婴极其无语,听他说这种话,她居然无话可说了。


  这帮人,未必是担心齐雍,很大的可能是准备看笑话。别看这些家伙各个一副粗犷大汉的模样,但内心的八卦之魂都在熊熊燃烧,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叹口气,姚婴看着对面护卫大哥一脸正义却十分八卦的眼睛,她摇了摇头,“成,我去送。要看笑话的就支楞起耳朵,不过别笑的太大声。”


  起身,她走到桌边,本想拎着两个食盒上去,哪知一个就很沉重。


  几个护卫呼哒哒的跑过来,一人拿一个,勤快的不得了。


  看着他们那殷勤劲儿,可不是刚刚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的模样。


  上楼,拎着食盒的护卫跟在身后,落脚无声,尽管是想看热闹,但还是小心翼翼。


  其实他们根本无需小心,因为罗大川也在上面睡觉,到了二楼就听到他那震天动地的呼噜声,纯粹的噪音。


  抵达齐雍所在的房间门口,几个护卫把食盒放下,之后就静悄悄的撤退了。不过也没走远,就在楼梯那儿呢。


  拎着一个食盒,姚婴推开房门,房间里漆黑,也没燃灯,齐雍果然在睡觉。


  把食盒放在桌子上,她又重复了几回,把门口的食盒都搬进来。也不知里面装的什么山珍海味,如此沉重。


  这大概是太子爷作为长兄的关切吧,但这关切太沉重了些,他这弟弟就长了一个胃,哪能一下子全吃光。


  搬运完毕,她这才找到火折子把房间的琉灯点燃,只有一盏,光火幽幽。


  扭头看向床铺,齐雍就躺在那里,衣袍靴子都没脱,而且躺的板板正正。双手交叠搁置在腹部,呼吸清浅,几乎听不到声音。


  罗大川的呼噜声倒是极为清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睡得着,可见是真累了。


  缓步的走到床边,姚婴歪头看了看他,之后蹲下。


  其实按照齐雍的功夫,有人闯入他身边,他不可能没感觉。


  只不过,真的疲累至极时,所有的感官系统应当都失灵了。


  双臂紧闭,睫毛很长,漂亮的眉毛带着那么一股孤高。下巴上的胡渣分外明显,和第一次见他是没什么两样。


  当然了,也有不同之处,那就是他看起来有些疲惫,睡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消除。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姚婴终是伸出一只手来,缓缓的靠近他手臂,轻轻地推了推,“公子,吃些东西再休息吧。”


  她声音也不大,但距离他这么近,也足以吵醒他了。


  齐雍的眼睛果然在动,不过,并没有睁开。倒是他搁置在腹部的手一转,就把姚婴的手擒住了。


  他的手很热,但好像他的体温一直都一个模样,较之常人要高一些。


  看着他扣住了自己的手,姚婴试探的往外挣,却没有挣脱。


  而床上的人也挪动身体,侧起身体对着她,也把她的手抓到了他的脖子底下。


  他始终没睁眼,做这些动作也不知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他的脖颈温度好像更高,而且下颌下还有胡渣,她的手背垫在那里,扎的她痒痒的。


  他这是什么意思姚婴就不明白了,缓缓的动自己的手指,碰触他的脖颈,抓着她手腕的手也跟着收紧了。


  看他这样子,估计是要满足外头那些看热闹的家伙了,没有生气发火,过于双标,正是那些八卦之魂想看到的。


  “齐雍,睁睁眼,你大哥喊你吃饭了。”而且她也饿了,太子府送来的食物,必然得尝尝。大家都认为她有‘特权’,那她就试试,到底有没有。